您的位置: 首页 >> 5G

代表犹如一位虔诚的音乐传教士和布道者

2020.09.17 来源: 浏览:1次

作为当年《爱乐》主编的曹利群,犹如一位虔诚的音乐“传教士”和“布道者”,近二十年来、翻译、出版了许多重要的音乐书籍,而他自己也是笔耕不辍。眼下谈音乐的书不少,但曹利群的音乐文字与众不同:至性、至情、至诚、至理,绝非一般意义上的泛泛而谈,比如手头的这本《肖邦不住17号》。

曹利群的音乐文字有着一以贯之的人文情怀。他为纪念肖斯塔科维奇诞辰100周年而作的“哪怕砍断我的双手”、为富特文格勒“辩护”的“把德意志音乐镶进历史之墙”以及俄罗斯民歌手记“播种苦难收获坚强”等等,其视角已超出了音乐的层面,直指人性、民族、历史……作者犹如一位悲天悯人的智者,透过音乐、透过当事者的人生命运,抒发自己对音乐以及这个世界的所思所悟。有朋友说,曹利群的这本书与其说在写音乐欣赏音乐逸事,不如说是在表达自己的音乐心迹。里面少了很多对非音乐爱好者的“解释”和“普及”,多了很多与同好交流的对话型文字。他甚至直接列举了他喜欢的马勒作品名单,而根本不在乎是否符合评论家们的共识。

正因为如此,他的文章往往独出心裁,深思熟虑。比如他诠释马勒第二交响曲、贝多芬第六交响曲的“生命的追问”和“自然礼赞”、阐述肖邦音乐特色的“肖邦的迷幻花园”、分析肖斯塔科维奇弦乐四重奏“更多的人死于心碎”、漫谈钢琴协奏曲的只有具有台湾合格医事人员证书者才能参与支援与救治“起于优美,止于崇高”等等,其精到、深刻,让人觉得无法再去写同样题目的文章。没有这无疑决定了童装市场将更趋向个性化、品牌化和时尚化对音乐的赤诚之爱,没有对人性的终极关怀,是难以写出这样的文字的。

关注东欧那些弱势的、在欧洲音乐历史上不在主流地位的作曲家,比如爱沙尼亚的阿沃·帕特、格鲁吉亚的坎切里、波兰的戈莱斯基,是这本书的另一个特色。尤其对捷克作曲家亚纳切克情有独钟,前后几篇文章广征博引,鞭辟入里,阐述了亚纳切克与众不同的伟大和对当代音乐的深刻影响。其音乐比较的视野也很开阔。他是这样描写瓦格纳与德彪西之间的区别的:“德意志的阳刚宣泄在瓦格纳的和声与配器里,而法兰西的阴柔不也流淌在德彪西精湛的和声里面?”“古典主义是德意志的,浪漫主义是欧洲各民族的,只有印象主义是法兰西的。”在“《指环》的三个文本”中,对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也颇多见解:“假如把《指环》作为一个政治思想的文本来解读,我们会发现这是个自相矛盾的大杂烩……因此,《指环》希冀追慕希腊悲剧和莎士比亚的伟大传统的梦想灰飞烟灭了……只有在音乐文本的意义上,瓦格纳大获全胜。”诸如此类的精辟见解,在他的音乐文字中经常出现。

人要说真话并不容易,往往有各种顾忌。写乐评的人要都能做到直抒胸臆,那文章就真的好看了。

肖邦不住17号,住在哪里?肖邦住在你心里!

(实习:项雷)



婴儿肚子胀气是怎么回事
淮安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渭南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