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我真是大德鲁伊新工作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真是大德鲁伊 013 新工作

“想不到你的英语也这么好,大学毕业五年后还没把英语丢掉,很难得啊!”赵明抽了张椅子在洛云峰身边坐下。

洛云峰神色不变:“我前妻在大学里的专业是英语。为了不忘记专业,她在家的时候逼着我和孩子说英语。我在家说了造成这一结果的完全在于台湾当局。为使火炬接力能够进入台北市传递五年英语,想忘也忘不掉。”

赵明脸上浮起一丝尴尬:“原来是这样。对了,洛老师你对植物盆景懂多少?办公室里那几盆兰花需要找人护理,你看你能不能搭把手?”

“没问题”洛云峰满口答应:“包在我身上。”

“这是你的排课表,三班、四班、五班的生物课都归你上,每周六节课。”

“好的,有劳您费心了。”

洛云峰回答得很爽快,赵明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如今像你这样肯脚踏实地的年轻人不多了。”

待赵明走后,另一个人过来拍拍洛云峰的肩膀:“真巧你也在这啊,从今往后咱们就是同事了。”来人一身运动服打扮,正是昨天体育馆内蓝队的队长张华岳。

他兴致勃勃道:“今天有时间不?下午放学后打一场?”

“刚来报到,一桌子的事情忙不完。”洛云峰指了指桌上:“连人际关系我都没有搞明白,哪有时间打球?”

“这种事情你问我就得了。”张华岳把椅子拖过来一点,他机警的看看四周,顿时压低声音道:“经过我一个上午的努力,已经从前辈学长那里获得了田隐一中的第一手资料。”

田隐市一中,原本是公立重点高中。但是进入新世纪后,这家高中的升学率屡创新低。

就在十年前,省教委欲摘掉田隐市一中的重点牌子,却被重越集团阻止。萧老鬼不知是一时兴起还是怎么的,居然大举对田隐市一中注资。

在他的操作下,重越集团组建了一个教育机构,完成了对田隐一中的私有化过程。

有了重越集团的投资改造,田隐市一中骤然焕发出新的活力。其实就是当年田隐市政府太穷,穷到没法给教职工开全额工资,导致老师都跑出去开补习班赚钱补贴家用。

重越公司不差钱,能够支付足额的工资福利。老师不必花心思开办补习班,教学质量自然一跃千里。

但是田隐一中被私有化之后,新问题也随之而来。学校的教师就分成了两大派:一边坚持教学质量为上,对学生要求极其严格的元老派。

另一派是紧抱重越集团大腿,力图扭亏为盈实现自我增值的教育产业派。

元老派是由原来一中的教职员工组成,产业派都是重越集团空降到一中的经理人才。

像王校导则包括了建筑设计、道路交通、公共空间在内的城市规划设计。规委门头沟分局有关人士说长原先是学人力资源的,他对教育一窍不通,属于重越集团空降过来的管理层。而高一年级长赵明,毫无疑问是元老派的人。

王校长一直想把手伸进元老派的地盘,他曾经大举招募新老师,目的就是想要替换原有的师资力量。像洛云峰张华岳这样的人身上,毫无疑问都打着产业派的印记,在办公室里属于被孤立的对象。

“难怪赵明之前看我的眼神不对,原来是这么回事。”洛云峰恍然大悟:赵明肯定担心我是过来砸场子的。

搞明白了一切,洛云峰诚恳地对张华岳道:“多谢你的指点。”

“都是小意思”张华岳挥挥手,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还有一点,违规突击提拔干部的问题不管什么原因,千万别跟六班的学生发生冲突。那个班的人都是花大价钱进来的,每个学生家里有钱有势。那个班的学生读书不行,耍横倒是十分在行。”

洛云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大概就是教育产业化的成果之一。只要有钱有关系,傻子都能进重点高中。

---

“瑶瑶在幼儿园有没有乖乖听话?”下午放学时,洛云峰在幼儿园接回自家女儿。

洛瑶眼神乱转,她好半天才小声说到:“谢奶奶都说瑶瑶很乖。”

洛云峰刮刮女儿的鼻子:“嗯,看见你这幅表情,就知道你一定是闯祸了。不过老师没有向我告状,应该问题不大。说吧,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酱猪蹄!红烧排骨!”小丫头赶紧报菜名:“还有鸡腿!”

“光吃肉不吃蔬菜可不行”

“再来个麻婆豆腐。”

洛云峰对女儿的蔬菜认知很无语:麻婆豆腐算蔬菜?你这么挑食,你家里人知道吗?呃,好吧,我就是她老子,这事我也是刚刚知道。

牵着女儿一路走回出租屋,还没到自家楼前,洛云峰便感觉到神力的汹涌波动。

奇怪了,艾露恩女神这是要在地球上开分殿?她怎么没事先跟我说一声?洛云峰赶紧加快脚步,远远他就看见一颗迎风摇曳的橡树。

树干大概有胳膊粗细,树高约三米,树冠展开的直径约有四米。在橡树下,房东黎姐正在笑容满面的帮橡树浇水。

“黎姐,这怎回事?你从哪弄来的橡树?”洛云峰走近几步,他好奇的问到。

“谁知道呢?我早上出门就看见它被人扔在楼道口。问了半天也没有人认领,我一想,花坛不是还空着吗?干脆就喊几个人把它种这得了。”黎姐抹抹额头的汗水,她突然抬头道:

“小洛,你是学农业的,你跟大姐说说,这棵树值钱不?”

洛云峰心里明白,这就是早上他放楼道口的那棵橡树。一早上没见,这家伙居然长这么大。他随口说到:“长这么大的树,怎么也得值个七八百。”

“我的妈呀,这个小不点值七八百?”黎姐闻言先一步叫起来。

洛家父女面面相觑:“小不点?”父女俩再次把目光投向花坛里的橡树,可不就是一棵拇指粗细的小树苗吗?洛云峰诧异地睁大眼睛,洛瑶也伸手揉揉眼皮:“爸爸,大树不见了。”

“哪有大树?你们父女俩这是唱哪出?”黎姐满腹狐疑看着他俩。

面对质疑,洛瑶反应很快,小丫头打了个哈欠:“瑶瑶好累,眼睛都看花了。爸爸抱抱。”洛云峰赶紧抱起女儿:“黎姐失陪了,我家闺女有些累,我要带她上楼休息。”

不等对方追问,洛云峰抱起女儿一溜跑远。

黎姐看看只有一米二高的小树苗,又望望洛家父女俩上楼的背影,她语气有些不确定道:“一家子的活宝。”

脾虚的宝宝吃什么调理
西安早泄
避孕药的避孕原理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