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我女儿是鬼差第章邪恶又烧脑的台词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女儿是鬼差 第128章 邪恶又烧脑的台词

曾经,徐乐认为对一个人最严厉的惩罚,莫过于结束生命。

所以为师门报仇的时候,他下手都没有留情,基本上和他打过照面的,都搜索引擎就会爬向你的站了。灭了。

这样的想法,一直到他出关二三十年,耳濡目染了各种风土人情,以及阅读了广泛的影视文学作品之后,才发生了急剧改变。

给徐乐的影响最大的,是一种掩藏在绕口令之下的邪恶咒语。

它表面上是绕口令,实际上,也是绕口令,

但最终目的,是将人的脑细胞,在不知不觉中抹杀,其心可诛!

具体如下:

“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你才无情,冷酷,无理取闹!”

“我哪里无情,哪里冷酷,哪里无理取闹!”

“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冷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多么邪恶又烧脑的台词!

至此,徐乐才明白一件事。

对一个人最严厉的惩罚,不是杀死。

而是,生不如死!

所以无论是黄上人还是沐长青,但凡被徐乐认为其罪大恶极之后,反而不会让他们真正意义上死去,无尽的折磨……

折磨王!

相比被扣押到元神最深处的沐长青,黄上人与高木的作死能力,显然还要更上一个台阶。

所以徐乐也就给出了相应的结果——将他们封印在石头中,每天眼睁睁看着自己经受日晒雨淋,就像一坨被开启了灵智,却没有魔鬼身材行动力的便便一样,什么都做不了。

还有什么比这个惩罚更恶毒?

但万万没想到,这才过去没多久,其中一块就碎掉了,当真是世事难料。

刚才那“咔嚓”一声碎掉的石头,正是两块封印石中的一块。

而且无巧不巧,正好是黄上人的……

此时,月朗星稀,街道两旁路灯昏暗。

夜风吹过,树叶打起摆子,吹落不少雨水,空气中透着白天少有的清新感。

徐乐看向三人,嘴角抽动,欲言又止。

“哎?你怎么不说话?”石万天不满地问道,嘴角那道狭长的刀疤随着嘴巴牵扯了几下,颇有几分狰狞感。

说完,他上前一步,“咔嚓”又踩碎一块石头,当真是威风凛凛。

徐乐:“……”好家伙,两块都完了!

偏头看了看站在最后方那位身披金甲的男子,徐乐顿时恍然。之前没看仔细,现在走近了,倒是想起来了。

对于这位当初气势汹汹找上门,然后又蔫了吧唧跑掉的金色男子,徐乐还是比较有印象的。

相比较而言,与他同来的那两位,就显得低调多了,就是一身蓝白长袍而已。不过徐乐一眼就看出,那两位的修为,比金色男要高不出少,难怪会这么趾高气扬。

徐乐看了看左右,对金色男点了点头:“有事?”显然是将之前那位当做了空气。

石万天嘴角狂抽,眼角狂抖,正想发作,被他同伴拉住了。

陈飞感激地朝宾天降看了一眼,然后才对徐乐说:“你好,我想打听一下……我师弟黄上人,现在何处?”

徐乐问道:“你说的是那个邋遢道士鬼魂?”

这位之前就来过,而且亲眼见了徐乐抓着黄上人的画面,所以没什么好扯淡的。

“对!”陈飞眼前一亮。

徐乐说:“见过。”

“在哪?”陈飞忙问,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来的路上,他敷衍这两位说,黄上人消失之前,给他留的是这个位置,所以才会找上门来。

至于实情,他才不会说呢!

一旦摊开说了,说到上次临阵脱逃,那多丢人!

没想到徐乐居然一口承认黄上人来过,他很满意。

只是心中有点纳闷。

明明没有察觉到一点尸气,为什么眼皮会跳的这么厉害?

莫非是那女尸知道我们来了,躲了起来?陈飞百思不得其解。

徐乐指着地上的碎石,如实道:“就在几秒钟前,被这位高手踩碎了。”

“……”

三人面面相觑,石万天愣愣地抽回了腿,一脸懵逼。

“碎……碎了?”陈飞张了张嘴,因为过于惊讶,他的金色盔甲都抖了一下。

绝对没有比这更扯淡的话了!

好好的一只鬼,怎么会碎掉?

徐乐点了点头,正色道:“那道士受了重伤,躲进这石头中疗养,据说是为了吸收日月之精华,采天地之灵气,叫我帮他看好了,不要别别人弄坏……可惜,天黑之后忘记收回屋子了,这事儿怪我。”

“……”

三人再度激励着每一位普查员。 仉锁忠书记所属的窦店村普查区懵逼,躲进石头里疗养?有这种操作?完全没听说过啊!

陈飞眼皮狂跳着,徐乐的话,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上次来的时候,明明看到这家伙抓着自己师弟,一副恨不得食其肉的样子,怎么会好心为师弟护法?

但这些话,他都不好说,万一徐乐多说一嘴,暴露他逃兵的事情咋办?!

“我看看!”

石万天反应过来大惊失色,飞快俯身捡了一块碎石放在手心,闭上眼睛,想来就是用修为在探测石头中的黄上人了。

宾天降紧张地问道:“怎么样?”如果人真在石头里面,还被自己踩碎了,那传出去怕是能笑死人。

明明是来救人的,结果要救的人被自己踩死了,这是什么鬼结局!

“啪!”

石万天黑着脸把石头随手一丢,指着徐乐道:“他撒谎,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鬼魂!”

徐乐:“……”

你特么都把人弄到魂飞魄散了,还想在石头里找到?

宾天降松了一口气,看着徐乐道:“朋友,老黄要是在你这,就把人交出来吧。我不管你们有什么仇怨,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希望你可以体谅一下。如果执意如此,我们就只好得罪了。”

说完顿了顿,又道:“你是修炼者,应该听说过天庭玉虚山庄吧?我们就是从那里来的,为了一个鬼魂得罪我们,你确定?”

言下之意,就是确定黄上人一定在徐乐手里。

坦白说,也没错。

只是现在没了而已。

徐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相比较火爆的石万天,这家伙就太讲道理了,难怪能组成CP,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中和作用?

陈飞本来也想说点什么,不过视线一接触徐乐,他就止不住一阵心慌,飞快把脑袋别到一边去了。

徐乐叹息:“你们不信,我有什么办法,他真是进了这石头……”

“一派胡言!”

石万天破口大骂,口水喷出五米远:“本座修炼三百载,还从未听说有这种操作!阿飞,我敢肯定小黄绝对就在他屋里,这小辈不讲道理,我们直接进去搜好了!他要是敢阻拦,本座把他嘴打烂!”

“好!”陈飞咬了咬牙,事到如今,他只能寄希望于屋里没有那个女尸了。

话音落下,三人作势就要朝屋子里冲。

看到这一幕,徐乐扬手朝空中一召,下一秒,他手中就多了把漆黑色、纯粹由元力幻化而成的长剑。

徐乐手腕一抖,凌厉的剑气瞬间在地面上切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瓷砖与石头碎了一地,尘土飞扬。

三人登时愣住了。

徐乐淡淡道:“过线者,死。”

济南治疗盆腔炎医院
通化牛皮癣哪家好
南京妇科医院哪好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