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我的AR女神第章乌龙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AR女神 第795章 乌龙

宫羽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心中默默祈祷着,希望这一顿饭已经这样难吃了,千万不要再有其他的问题,只要万一自己一个肠胃不适,下午的时间,他可就要浪费在茅厕里了。

吃完馄饨,宫羽立刻招来卖混沌的老伯,把饭钱付了。这小说类等内容一碗馄饨也的确很是便宜,不过才五文钱。这一点倒是让宫宇十分满意,以至于他的脸色都有一点点好转了起来。

就在宫羽付完饭钱,抬着头,就在他在辨认着此时身处何处,打算着接下来该去哪里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啪的一声。这是有人把饭碗扔到了桌面上。

此时宫羽才发现,原来,他在打量周围街道的时候,身边的桌旁不知什么时候,又坐下一位年轻的小哥儿。此时,正是他把那一碗混沌,都摔在了桌子上。

好在那馄饨碗碗大而且结实,碗里面的馄饨和汤水又不多,那年轻小哥的这一下,倒是还好碗并没有碎,那碗混沌晃了两下,居然还纹丝一体成型。如果引擎盖锁止机构变形错位不动的还稳稳地摆在桌面上。

也许是看到自己摔了的这一碗混沌,居然如此不配合,还完好无损的摆在自己面前,那位年轻小哥有些气愤了。

又是啪的一声,他又把手中的筷子大力的拍在了桌面上,这连着两声巨大的响声,终于把摊子后面煮馄饨的老伯,给招了过来。

那老伯忙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陪着小心:“这位公子,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你跟我说,先别生气,别生气,气坏了可不值得。”

那年轻小哥明显脾气不太好,他指着桌面上那一碗馄饨,瞪大了双眼,对着那煮馄饨的老伯就是怒声呵斥,“就你这馄饨这么难吃,还居然敢拿出来卖,你这也不怕毒死人呢!”

他这话一出口,确是把卖馄32s纯涤纱主流报价为13700元/吨。 一段时间以来饨的老伯吓坏了,他急忙的解释:“小哥,小哥话可不能这样说,我这馄饨可都是真材实料的。没有任何不好的东西,怎么会有毒呢,根本就没有毒啊。小哥,你可不能信口开河的诬赖我。”

“我诬赖你?”那小哥眉毛都几乎竖了起来,他立刻抄起扔在桌面上的那碗馄饨,就推到了老伯面前。指着老伯说道:“你还说真材实料,这里面有什么,除了一些猪肉就是大葱。我倒要问问你,真材实料都上哪儿了?虾仁呢?蟹黄呢?贝柱呢?”

那老伯被这年轻小哥的一番动作和话语,惊得都不知该如何反应了。他不过就是在街边摆个小摊,卖五文钱一碗的馄饨,怎么这位小哥居然要求这馄饨里居然有那些东西?说起来,小哥说的这些东西都是什么呢,有的这位老伯听说过,希望有机会能去走走看看。”  据介绍有的老伯连听都没有听过。

一时间,这卖馄饨的老伯是真的不知自己该如何解释了。他在这省城中卖这猪肉大葱的馄饨,也有两三年了。虽然生意一直不怎么好,但是勉强还是可以糊口的。

他也知道,自家包馄饨的材料不是顶好的,手艺也一般,再加上自己也不会调那些鲜美的汤水,所以来摊子上吃馄饨的客人,一般都是家境比较困难,对口味根本就不挑剔的人呢。他们图的就是便宜,能填肚子。

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堵着问,他馄饨里为什么没有那么多珍贵的食材。老伯能说什么,如果有珍贵的食材,他还会卖五文钱一碗混沌吗?

而这老婆伯一时间说不出来话,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的模样,反而,让那年轻的小哥更是气愤了。他觉得自己就是有理,自己刚刚问出来的那些话,你看着卖馄饨的老头,根本就答不上来,可见他是做贼心虚了。

那年轻小哥气焰更是嚣张,他一边继续往前推着那碗馄饨,一边对着那卖馄饨的老伯训斥道:“你还不赶紧给本姑。。呃,给本大小爷再去做一碗。这次如果再偷工减料的话,小心小爷我砸了你的摊子。”

“哎呀,妈呀,千万别。”这卖馄饨的大伯倒是没注意,那位年轻小哥前半句说话打的磕巴,但是,对于那小哥所说的,要砸了他摊子的威胁,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他忙不迭的哀求着:“这位小哥,你可要手下留情啊。我真的没有偷工减料,我们家卖的馄饨历来都是这个样子的。馄饨里真的就没有你说的那些东西啊。”

那年轻小哥一听到,卖混沌老伯这样一说,他先是一愣,但随即他的火气就更大了,他怒声问道:“胡说,你卖的不就是馄饨吗?”

看到对方怒气蹭蹭的往上涨,卖馄饨的老伯小心回答起来更小心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居然让眼前这位小哥越来越生气了。

现在那一碗带着汤水的馄饨,几乎就已经就要送到自己胸前了,老伯忙不迭的接过馄饨碗,小心的说道:“是啊,是啊,小哥,我卖的就是馄饨。”

老伯现在就怕,这位小哥是故意来找麻烦的。按说自己也是乖乖的,每个月给那黑虎帮一百文的保护费。说起来,应该没人会来特意找自己的麻烦,可是,事情总有个万一。

这不是,眼前这小哥年纪轻轻,看他衣着也很是普通,可是那气焰却很嚣张。他还一直在逼问着自己是不是卖馄饨的,难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这是找上门来了。

听着那小哥说话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是特意来找麻烦的。他这样的行为,不由得让卖馄饨的老伯,开始在心中又嘀咕起来。

是不是这省城中,又来了什么新的帮派,而自己刚好处于两个帮派交界的位置,以至于自己每个月给黑虎帮的保护费,反而得罪了眼前这个新来的帮派。

所以他们是派出这么一个年轻的后生,到自己摊子上来捣乱来了。想到这儿,那卖馄饨的老伯,不由得再次开口哀求。

“小哥,我就是个卖馄饨的,这一天下来,我也挣不了几文钱。“

长春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辽源好白癜风医院
昆明白癜风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