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國防泩初赴部队训练時持枪時间挺芣过20秒维权

2020.10.26 来源: 浏览:0次

国防生初赴部队训练时持枪时间挺不过20秒(图)年08月11日 07:20解放军报过独木桥

拔河比赛

示范内务

他们是一群特殊大学生,没有军衔却有着一个别样的身份——高校国防生。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来自不同大学,攻读不同专业,却有着一份共同的绿色梦想:携笔从戎,为国防现代化建设贡献青春力量。毋庸讳言,他们还很年轻,身上还存在种种不足,从地方高校到军队院校,从知识殿堂到火热练兵场,他们会有怎样的表现?能否完成从校园骄子到普通一兵的转变?带着几许疑问,我们走近国防生,感受真实的他们,分享他们的喜与乐、泪水和欢笑,见证他们成长的轨迹。——编者

燕赵大地某训练基地。训练安排满满当当,各种约束让国防生感觉仿佛置身“重围”——

初入军营尝甘苦

当同处一校的校友们快活地踏上返乡度暑假的列车时,河北大学、河北科技大学176名国防生正打起背包赶赴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进行集中训练。

“5公里越野能不能跑完全程?”“戴着厚厚的眼镜能否打靶及格?”带着一连串问号,笔者走进国防生集训地,走进他们的心灵深处,聆听他们朴实的心声,记录他们真实的“蜕变”历程。

吃饭要排队,饭前要唱歌;被子叠成“豆腐块”,牙膏、牙刷摆放方向要一致;晚上要站岗,到营区超市买瓶矿泉水要请假……这一切,着实让国防生小刘感到“不自在”。

和小刘一样,经过了初入军营的新鲜和好奇后,国防生们愈发地感到了诸多不适应。从周一到周六,训练安排得满满当当:军兵种知识、单兵战术、轻武器射击、体能训练……“桑拿”天里全副武装越野、在雨天里和着泥水练单兵战术、在“5、4、3、2、1”的倒计时中紧急集合……几天后,步入军营的兴奋劲已荡然无存。

“现在连打、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要用分秒来计算。”尽管早就做好了从军吃苦的思想准备,但军事训练的艰苦程度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不少国防生感到:“尽管以前我们到部队参观过,但那只是隔镜观花,现在不同了,真正开始体会到当兵的滋味了。”

国防生苏本松平时在学校里也算得上体育尖子,孰料,5公里越野,他才跑到中途就累得迈不开步子;军姿训练,站到20分钟双腿就打颤;射击训练,一只手持枪的时间竟然挺不过20秒……念叨起自己的“狼狈相”,小苏感触颇多:“当好一名军官不容易呀!借这个机会好好磨炼一下自己。”

不适应的还远远不止这些。苦、累、紧、严超出想象,是参训国防生的共同感受。“以前军训只是图个新鲜,内容没这么多,要求没这么严,这次可是动真格了,一套战术动作下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更别说20多天内所有课目都要达标。在教官眼里,我们就是他手下一名士兵,训不出个样,仿佛他们的脸也没地方搁!”国防生陈德浩不时抹去额头的汗珠。

“国防生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一种。”训练是苦了点,但是小陈乐意吃这份苦。他说:“国防生最大的劣势就是军事素质较弱。军事训练换来的是军事技能、军人意识和军人气质的提高,值!”

(刘素卯、任时文、特约通讯员王 健)

南京古都某训练基地。国防生晒黑了,手脱皮了,脚起泡了,脸上却多了几分成熟和自信——

宝剑锋从磨砺出

炎炎暑期,来自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河海大学等8所高校的702名南京地区签约国防生汇集到汤山脚下的炮兵学院南京分院,进行为期25天的基地化集训。

国防生65队是这次基地化集训唯一一支男女混编队,来到该队,正值早操结束。见到笔者,33名身着迷彩、满脸流汗的女生顿时围了上来,迫不及待地说起集训的感受:“每天早晨爬起来,男生3000米,女生1500米长跑,我长这么大走都没走过这么长路,更别说跑了。一天训练下来,全身像散了架一样,沾地都想睡觉,那怕能多眯一会儿也是享受……”叽叽喳喳的话语,反映着这群特殊女大学生的心声。“现在社会上都说我们这个年代的学生是在麦当劳、肯德基中长大的一代。的确,我们有温室花朵的弱点,但脱离温室,在大自然中我们一样能绽放绚丽!”来自南京大学传播系的女生白天钰博笑着说。

来自江苏科技大学的蒋文豪,在家里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但自从进入国防生这个行列,来到集训队,一切都在悄悄地发生变化。面对艰苦的训练,她藏起了娇气,收起了脆弱,以一种不甘落后的精神积极投身其中。在进行战术基础动作考核时,由于腿部训练时摔倒受伤未愈,蒋文豪起初爬得比较慢,但看到同学一个个超过了自己,心里特别着急,便强忍疼痛、咬紧牙关不顾一切地往终点冲去。到达终点时,掀开裤腿,伤口处已经鲜血模糊。这一次她忍住了泪水:“战争不相信眼泪,军营拒绝脆弱,虽然我是女生,但我首先这对他们自己是国防生,是未来的军官!训练中留下伤疤对我来说更像是军功章,既是自己砺练的标志,更是我成长的见证。瞧,我这腿上已有两个了。”说完,她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当好这一个月的兵,国防生们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为了把军姿练得更板直,一些国防生晚上睡觉也不用枕头;为了敬军礼时不偏头,一些国防生把大头针别在衣领上;为了把手枪端稳,一些国防生在瞄靶时特意在手臂上吊上马扎练,一个上午下来,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但是从头至尾,没有一个人喊过苦,叫过累。

国防生集训半个月后,各高校选培办来院随机抽测了60名国防生学员,军事体能和基础技能优秀率达78%,比刚入校时有了明显进步。

(肖日东、马永生、特约通讯员周燕虎)

秦岭脚下某训练基地。国防生训练你追我赶,龙腾虎跃——

团结协作闯难关

盛夏的三秦大地骄阳似火,风儿也变得特别吝啬。西安陆军学院综合训练场上热火朝天,队列、战术、体能、综合演练考核紧张有序展开。经过25天的摔打磨砺,来自驻陕陆、海、空和二炮部队不同军种签约高校的987名国防生,全部通过考核,优良率达到83%。

国防生张玉龙年龄不大,平常无论是军事训练、还是内务卫生都不甘人后。当班长的第一天,恰逢连队3公里拉练,他一马当先,跑到队伍的最前面。拉练结束,他带领的二班,有一半的同志没按时到达指定地点。

张玉龙讲评时火了:“你们平时不努力,现在丢人了吧!”这一吼,本来气喘吁吁的二班炸了锅,国防生党岱坤毫不客气地批评道:“你一个人快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把全班都带起来啊!”有的还嘟囔:“还班长呢,只顾自己,要是打仗了,早就丢下我们不管了……”

张玉龙急了:“你们说,咋办?我总不能替你们跑吧!”副班长耿玉磊平静地和张玉龙商量:“你跑得快,但要把优势发挥到全班。再考核,谁跑不动了,你就帮着扛扛背包、背背枪,鼓励大家往前冲。只要你能及格,全班不就及格了吗?!”

4天后的3公里测试,出乎张玉龙意外的是,当他在后压阵时,二班并没有他预期的那么“疲软”,大家拼命往前跑,他也没落上替谁扛扛枪。最终,考核以张玉龙的最后成绩13分40定格,全班合格!

晚饭后,张玉龙在自己的工作体会中写下这样一段话:“班长一个人强,不算强;带着全班都强,才算真强!”

长得矮小纤细的陈洁钰,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国防生,也是集训八队的女兵班长。谈起当班长的感受,她也有同感。

射击场在区队5公里之外。射击考核前,区队干部决定,徒步往返,好好锤炼一下国防生的意志和体能。临行前,区队长征求陈洁钰的意见:“坐队里车吧?”可她与姐妹们一嘀咕,很快回应:“不用,我们不比男生差!”区队长再问:“真不用?”陈洁钰一甩脖子,重重地点头。

刚开训时,她与姐妹们可没这么默契。25天栉风沐雨,同甘共苦,从最初的个恰恰是因为国会通过了保护儿童的相关法律。《儿童隐私保护法》禁止企业保存儿童的多数数据。FTC也曾表示人冒进,到后来的互相鼓劲,她初步领悟了“合作才能共渡难关”的道理。现在,她和姐妹们皮肤变黑了,行动变快了,作风练硬了,纪律观念增强了。

(幸良忠、杨 波、范 昕)

(本文照片由范 昕、肖日东、席兴旺摄)



行业动态
克拉玛依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小孩肠绞痛的症状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