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惊天剑帝第章我不服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惊天剑帝 第1718章 我不服!

张剑行排着林白的肩膀,二人一副老友见面的模样。

“刚才他们在笑什么呀?”张剑行好奇的问道。

林白苦笑着说道:“我来到北寒王朝,看见冰息河内格外的奇妙,便没有飞天,而是一步步的走下来,他们觉得我是一个穷光蛋,便在笑我!”

张剑行哈哈一笑:“你呀,就是喜欢搞一点和别人与众不同的东西!”

张剑行和林白笑着走向茅屋之后。

“张剑行师兄请留步!”

陈叡思考了许久,终于还是咬牙喊道。

张剑行一听这话,眉头一皱,停了一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那群目瞪口呆的弟子,面色有些古怪!

陈叡看见张剑行停下,急忙上前一步,抱拳说道:“张剑行师兄,在下有一个疑惑,还请张剑行师兄为我解惑。”

张剑行好奇的问道:“你有什么疑惑?”

陈叡略一沉吟,启齿说道:“张剑行师兄,我和妹妹已经来剑庐是第五年了,每一年都来求见孤舟前辈,但为何孤舟前辈不见我们,反而是要见此人呢?”

“就算我诚心不足,可此地某些武者,来了五年,来了十年,为何孤舟前辈就是不见我们呢?”

“张剑行师兄,你身边的这个白衣男子,我亲眼看见他是一步步从冰息河上游走下来的,一个连灵舟都坐不起的武者,有什么值得孤舟前辈一见的!”

“论家事,我陈叡乃是北寒王朝内第二大家族陈家的嫡系族人!”

“论武魂,我陈叡乃是天级九品的武魂!”

“论实力,我陈叡如今已经是阴圣境界大圆满的实力了!”

“在各个方面,在下就算不能力压此人,但绝对也不会比他差,况且我已经来了五年了,他不过是第一次来而已,为何孤舟前辈要见他,却不见我们呢?”

“这不公平!”

“我!也不服!”

陈叡面色坚毅的说道。

陈叡这话,不仅仅是为自己所说,也是说出了周围世家公子们的心声,这也是他们想要问的问题,此刻陈叡率先问出,也是让他们期待着张剑行的回答。

一个连灵舟都坐不起的武者。

一个从冰息河上游只能走下来的武者。

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强大武魂的武者。

凭什么要让孤舟老人见他!<交易会期间约有1万多名专业人士、3万多名代理商和零售商代表/p>

“凭什么?不公平?你不服?”张剑行饶有兴致的回过头去,看向陈叡,笑着问道。

陈叡说道:“是的,我不服!”

张剑行轻笑道:“那好,我今日便让你心服口服,你们不就是想要知道我师父为何不见你们,却要见他吗?”

陈叡和其他的世家公子都是微微点头。

张剑行看见众人点头,当即笑道:“很简单,就因为他叫……东方白!”

咔嚓——

听见张剑行口中说出的这三个字,这群世家公子纷纷瞠目结舌,宛如惨遭雷击般的目瞪口呆!

他们都是愣愣的看着那一个毫不起眼的白衣男子,一脸吃惊!

“他居然是东方白!”

“岭南大地之上的八位妖孽级天才之一,被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通天剑派逐出宗门的少剑尊!”

“天呐,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东方白居然是这番还在各位一念之间模样,到是一点都没有妖孽级天才的霸道啊!”

“不仅仅是没有妖孽级天才的霸道,连一个世家公子的气质都没有。”

这群世家公子吃惊的看着林白,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白衣男子居然就是这几年名震天下的东方白!

“什么!他是东方白!”就连陈叡和陈莉都傻眼了!

张剑行轻笑道:“这个回答,你们满意了吗?”

“现在你们知道为什么我师父要见他了吗?”

“哼哼,你们自己想想,你们从什么方面能比得上东方兄!”

“论背景,东方兄曾经乃是通天剑派的少剑尊!”

“论潜力,紫金城中被封妖孽级天才,且还拥有着准神级武魂!”

“论实力,东方兄如今阳神境界三重的修为,但连罗天宗的护教至尊,焚心宗的玄火长老,都先后死在了他的手中!”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张剑行问道。

这一群世家公子纷纷哑然,就连陈叡和陈莉都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纷纷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哼哼。”张剑行冷哼一声,不屑在去理会这群世家公子,对林白说道:“东方兄,别理他们,世家公子,从小娇生惯养飞扬跋扈习惯了!”

“走吧,师父在等你!”

张剑行带着林白,继续往剑庐走去。

林白也是跟着张剑行,一路上二人慢慢闲聊着。

而那一群世家公子一脸苦涩的站在茅庐前,继续等待着,他们的脚步都纷纷与陈叡和陈莉拉开了一点距离,毕竟陈叡和陈莉刚才得罪了东方白这个杀星,他们猜想万一东方白大开杀戒,也好不连累他们啊!

走过茅庐,直奔剑庐而去。

“孤舟前辈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隐居,此地冰天雪地,虽然别有一番韵味,但终究是太过冰冷了。”林白笑着问道。

张剑行面容苦涩,他心中何尝不是有这个疑问,为何孤舟老人要选择此地隐居呢?

可还不等张剑行说话,便有着一个声音苍老,宛如历经沧桑的老者:“这天下最令人寒冷的,并不是这所谓的天地之气,而是其他,不是吗?”

林白听见这个声音,抬头看去,前方的冰息河之上,一艘渔舟在冰息河上慢慢飘扬着,渔舟上一个披着蓑衣的垂钓者,背对着林白。

张剑行听见这声音,笑着说道:“东方兄,这便是家师,孤舟老人!”

林白恭敬的抱拳一礼,笑道:“晚辈东方白,见过孤舟前辈,剑心可斩天地气,剑意奔流百万里,今日一见,孤舟前辈果真并非浪得虚名!”

孤舟老人听闻后,微微一笑,从渔舟上微微回头,与林白对视一眼,露出了他斗笠下那一张沧桑的面容。

“来渔舟上吧,剑行,你去温一壶酒,东方小友远道而来,给他暖暖身子。”孤舟老人轻笑了一声,回过头去,继续垂钓。

“东方兄,上渔舟吧。”张剑行一步踏出,率先来到了渔舟上,而林白也是紧跟着走了上去,与张剑行一起站在了孤舟老人的身边!

林白笑而不语,看着孤舟老人继续垂钓,而张剑行则是去温酒了。

(本章完)

济南妇科好医院
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合肥男科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