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憾梦西游第四十八章艰苦上路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憾梦西游 第四十八章 艰苦上路

见师徒两个竟然杠上了,悟净和敖白甚感好笑,但又怕师父吃亏,争先恐后地要将他替换下来。然而圣僧吃了八戒的激将,脸面上挂不住,非得要好好地表现折辱猪头一番,方才解恨,是以两个人好说歹说,都未能劝动师父分毫,最后还是悟净坚持,先由他陪着两人踩上一段,敖白却喜滋滋地坐在后排的席位上,悠哉哉地品着凉茶,闭目养神。

眼见敖白这般惬意,唐三藏甚是羡慕,只得仰天长叹,郁闷道:“丫的,这可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堂堂一个做师父的,就为了争一口恶气,放着凉爽的席位不坐,偏来给你们踩单车,流汗受累不说,还白白地便宜了敖白这小子,真是何苦由来。”

八戒听了呵呵直笑,幸灾乐祸道:“师父,您若现在就打退堂鼓,却还来得及,反正俺老猪没见识过您踩单车的真实能耐,也不好妄下判断,就当给大家存下一个美好的想象吧。”

见老猪如此地有恃无恐,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圣僧直恨得牙痒痒,眼中喷火,恨恨地跺脚道:“哇呀呀,猪头竟敢如此欺我,今日若不拿出点真实的本领来,真让你忘了老子乃是堂堂的天命之人,踩就踩,我却怕得谁去?”

就这样,师徒三人脚踩着踏板,带动轮盘运转,驱使着草马缓缓地向西行进。不过毕竟各方面的条件有限,这个传力装置的制作甚是简陋粗糙,人踩在上面,带动那木制的传力装置咯咯吱吱地响个不停,咋一听就像随时要散架一般,还有那草制的传力带穿过木头表面时呼呼的摩擦声,噪音之大,搅动得人耳朵生疼,心烦意乱。

这一艘航船虽说是草叶编织的,毕竟有那么大的体积,再加之坐了这许多人,分量诚是不轻。而整艘航船都要靠师徒三人脚踩着踏板运行,所要输出的力量果是不低,而这木制的踏板又粗又大,连接处又极为粗糙,仅凭脚踩甚是吃力,所幸八戒和悟净占了先前的两个位置,把传力的大头给抢了去,唐三藏给出的力量最小,虽然倍感吃力,累得汗流浃背,却也能勉强地咬牙坚持。

然而圣僧毕竟养尊处优惯了,几轮运转下来,也自累得气喘吁吁,精力不济,上气不接下气,他的节奏明显地慢了下来,若不是三人连在一块,被八戒和悟净带着往下踩,真有可能像块烂泥一般,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饶是如此,圣僧的脚劲终究显得慢些,与总体SE安藤武博:手游开发应从主题入手的进度不太协调,是他一时羞愤难当,狠狠地咬牙用力,却只是蹬过了头,猛然听见下方犹如丝裂一般,嘣地一声响,顷刻间听得那传力装置咯咯几声,似卡了壳一般,整艘草船倏然停歇下来,再不向前动得半分。

三人不觉惊得目瞪口呆我们还是希望能做一些扎实的事情,相顾失色,文天枢也是汗然回首,尴尬道:“想是那草皮织成的传力带吃不得力,须臾间崩坏了,不打紧,我早已防备着有此结果,故此多织下了几条,你们先等等我,待我下去换过一条,便好上路。”

话说之间,她便从行李囊中翻出了一条草皮带,放了软梯下了船舱,径自换传力带去了。不多时,却是孙悟空耐不住寂寞,钻进船舱来与众人调笑。

八戒呵呵笑着,出口询问道:“猴哥,俺们身在船舱中不知进度,你却看个明白,这般多时了,航船毕竟前进了多少路程?”

悟空闻言呵呵直笑,摇头调侃道:“不多不多,只怕还不到二里地。”

众人禁不住面面相觑,难以置信,沙悟净更是圆睁着一双环眼,挠头道:“不会吧,俺们直这般辛苦地踩动踏板,满心以为就这般时候,已该过去七八里路,不想才不到二里地,却当真出乎意外,让人难以相信。”

悟空听了也不生气,一脸轻松地耸肩道:“你若不信,只管飞上天空望望,看那航船斩开牧草前行的路径,可是只有一二里远近。”

“其实照俺老孙看来,这般进度却还算快的,毕竟航船是要斩开牧草行进,虽说草马胸口的宝剑锋利,实实地是从无路处开辟路径来走,多少会有所滞碍。你们虽踩动踏板十分用力,但毕竟条件有限,传力的装置太过粗糙,摩擦系数极大,且加之航船硕大,前途滞碍,你们给出的大部分力量都被无故地消解,就只有少部分的力量得以推动着航船进行,故此虽费时近两刻钟,也前行了不过千米,进度上实实地有些缓慢了。”

话说到此,唐三藏不由得深受打击,立马扑翻在地,打滚耍赖道:“没天理啊,辛苦踩踏了多时,累都累个半死,却才不过行了两里地,不干了,不干了,那究竟要花费多少时日,才能赶过这方圆百里的大草原?”

见师父又自耍泼,孙悟空无可奈何,只得好生安慰道:“师父且莫着急,虽然俺们的进度缓慢,却只要赶过前几日路程,便可抛开航船,在那平坦无碍的大路上行走。”

三藏听言收了泪眼,抬起头,犹自懵懂道:“悟空你在说笑话哩,草原上自有这许多牧草挡道,如何挨过这几日,便可走上那平坦的大道,岂不如痴人说梦么?”

悟空尚未回答,八戒呵呵一笑,抢先接过话茬道:“师父从未在空中看过大草原的全貌,故此不知这其中情由,俺老猪有幸在草原上寻过一回食,虽说并不怎么顺利,却也把其中的一些端倪,看了些儿清楚。这大草原的植被分布,许是跟方位上的水量有关,初时诺基亚不愁找不到买家水量充沛,牧草也长得茂盛,到后来水量渐少,地面上也渐趋荒漠化,莫说是草,连钉儿也不得生上一个,故此师兄所说挨过几天路程,便可走上平坦的大道,果是正理也。”

见他虽如此说,三藏犹自不依,仍旧滚在地上放泼耍赖道:“你虽说得轻巧,但这二十分钟才行二里地的进度,实在是慢,而那粗木的踏板踩着着实累人,反正我是禁受不起了,不干了,不干了,就换敖白来吧。”

见师父本性暴露无遗,十足地一副小男儿扮相,八戒十分鄙夷,哼哼唧唧地嘲笑道:“师父,凭你这点耐力也敢号称在校运会上得了个踩单车第三名,莫非那对手全都是摆设,才让您钻了空隙,赚得名次?”

悟净听了老大地不忍,摆摆手,好心地开解道:“行了行了,二师兄,俺们原本就没指望师父,又何必如此地调侃于他,俺们都是神仙一流的人物,耐力远非他区区凡人所能比拟,自要将他撤下,换作是敖白,才显出俺们的能耐。”

八戒见如此说,却是不住点头,连声称叹道:“对对对,正该如此,方才显出俺们的能耐,只希望没了师父这个扯后腿的,航船的进度可以稍快一些。”

这三个神仙一流的人物,一个是当年在高老庄上独力承担了千亩庄稼的农活,赚得是肚大肠肥,腰圆膀阔;一个是在流沙河上撑船横行数百里,半日上便可打个来回的,自也是五大三粗,练就了一身好膂力;一个是新近驮着圣僧上西天取经,横冲直撞,日行百里的,平日里饱受煎熬,耐力惊人。

这三个兄弟一经配合,卯足了劲踩动踏板,果真踩得那传力装置吱吱作响,航船的行进比之先前有较大幅度地提升。只是那草叶织成的传力带虽然质地坚韧,终究经不得长时间的大力摧残,三人直踩到三刻钟头上,只听下方装置上嘣哒一声脆响,草制的传力带瞬间断为两截,传力装置立马熄火,航船也自停歇下来。

如此这般又是数次,天枢所织其中有多家公司已随身携带了重组、转型方案。这意味着的传力带无有一根不断裂摧折的,保持完好的时间至多也不超过半个时辰。八戒三人虽然好膂力,也自累得气喘吁吁,心下还十分着恼,这草织的传力带毕竟很不耐用,若这一路断将下去,光是更换就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岂不大大拖缓航船前行的进度,这可如何是好?

既然传力带未能织就,航船不得行进,大家便只得放出玲珑楼阁,躲在里面喘息避暑,思想对策。悟空和八戒果然不负先前所言,真个拥有编织草皮的经验,当下在天枢的指点之下,能够准确娴熟地进行传力带的编制。有了这两人的强势加盟,传力带的编制进度大大提高,才不过花费一个时辰,就编了不下二十条之多。

然而即使编制再多的传力带,若只能维持三两刻时间便自崩裂的,非但浪费时光,也将大大打击众人的信心。现实就是这般残酷,而且似乎无法改变,众人对此一筹莫展,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乌鲁木齐卵巢炎治疗费用
石家庄月经不调医院挂号咨询
西安治疗阳痿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