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我在末世有套房第章倒塌的巨壁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1183章 倒塌的巨壁

大楼垮塌的轰隆声悠悠传来,远在十数公里外的茶色落地窗轻轻颤抖。

将为考生提供良好的应考环境。同时建议考生和家长 透过落地窗,望着十数公里开外升腾的尘埃,万鹏久久不能语。

良久后,他才轻叹一声。

“那就是NAC的电磁炮么?”

仅仅一炮,便能有如此威势。

只怕这平安街的城墙,在那台巨炮面前,也撑不了几个回合吧。

一边替那个招惹了NAC的倒霉蛋默哀,万鹏一边从抽屉里取出了对讲机,将自己的助理叫了上来。

很快,办公室的门推开数千年来体力活动的减少是人的骨骼强度下降的根本原因。他们说。

穿着黑色西装的女人走到了万鹏的办公桌前,微微鞠躬,恭敬道。

“万经理,您找我?”

看着助理小姐,万鹏问道。

“黑衣人那边有消息了吗?”

黑衣人,是他早在十年前就开始秘密培养的特殊部队,独立于星期天俱乐部之外,直接效忠于他万鹏本人,

最开始这支部队存在的意义,只是替他去搜刮战前设施,以及处理某些不方便委托给佣兵、独行客去处理的问题。到了后来上京市幸存者联盟成立后,三环以内不得杀人,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都从明面上转移到了背地里,这支特殊部队也就便被他当成了半杀手、半情报组织在用。

黑西装、光学隐形、碳纳米防弹衣、人手一把PK2000泛亚合作制式步枪,区区数十人,却能媲美数百人的战斗力。在上京市这片地方,即使是民兵团的人也不得不让他三分,一多半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即使是民兵团团长丁立伟,对他手上的这张王牌也是忌惮不已。

“暂时还没有消息。”助理小姐摇了摇头,用好听的声音说道,“如果有进展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怎么这么慢。”万鹏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以前的话,这时候他们早就站在自己面前复命了,哪会像现在这般,连个消息都没有。

再次使用的正规流程包括人工分拣、挑选、清洗、消毒、过滤等

上次也是,据说都把那个老罗堵在墙角了,然而还是被别人给跑掉了。

想到这里,万鹏冷哼了一声。

这黑衣人不过是换了个教官,简直是越来越废物了,整天各种资源好生伺候着,却是连手上的本事都懈怠了。

“让陆森来见我,”看着他的助理小姐,万鹏脸色不善地说道。

“是。”助理小姐连忙低头说道。

直觉告诉她,经理此刻的心情相当糟糕。

没有再停留,带着老板的命令,她赶忙向门外走去。

助理小姐猜的没错,万鹏此刻的心情确实不怎么美妙。

不过还好,他现在的心情仅仅是不怎么美妙。

若是让他知道,那十个被自己派去追回ID卡的手下已经死干净,而且在临死之前还给自己惹了个天大的麻烦,不知道他会不会气的骂出声来。

很快,门再次推开。

“老板,”一脸忐忑地走了进来,陆森犹豫了下,试探着问道,“您找我?”

万鹏呵呵笑了笑,向后靠在了椅子上,看着一脸忐忑的陆森。

“来和我说说,你特么的整天给我怎么带人的?”

陆森满头大汗,惶恐地说不出话来。

“这,这个……”

“上次抓那个老罗,你说装备不行,这次抓个名不见经传的幸存者头目,还特么用上了带光学隐形的碳纳米防弹衣,到现在没个消息,”万鹏笑了笑,将腿翘到了桌子上,“来和我说说呗,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老板,他们在任务中都是通讯静默,我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向您保证,等他们回来,我一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汇报?呵!”

万鹏眉毛一挑,心中的怒气也酝酿的差不多了,刚准备破口大骂。

突然间,一阵阵剧烈的抖动从地板上传来。

办公桌上的水杯打翻,冒着热气的开水直接泼了过来。合着那地板剧烈的抖动,万鹏下意识地要躲,猝不及防之下,靠在椅子上的他直接翻了过去。

“老板,您小心!”

陆森眼疾手快,忙上前两步,一把扶住了老板。

“啊!握草尼玛的,”被开水泼在了裤子上,万鹏龇牙咧嘴地抓着陆森的胳膊,从地上爬了起来,气急败坏地骂道,“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儿?楼下的人在搞什么飞机。”

抖动愈发的强烈,一如六七级地震一般,连带着整个泛亚大楼,都跟着抖了起来。

突然间,万鹏脸色猛地一变。

不是楼下的人在搞什么飞机。

是整个平安街都在震!

“难道?”万鹏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地震?根本不可能!上京市又不在地震带上!

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来十年前,他和丁立伟合谋炸塌35号线的时候,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这回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仿佛是印证了他的猜测。

窗外正对面,平安街南门口,平民窟的中央,大片的土地足足拱起了半米,水泥路面寸寸断裂,接着又猛地向下回落。一层涟漪似得冲击波,从先前拱起的中心向外荡开,向着巨壁的方向横扫而去。

被冲击波扫过,平民窟的窝棚,如同站在浪尖上的小船,沿着冲击波扫过的方向开始倒塌。

如果仅仅是塌了半个平民窟,这还不足以让万鹏感到心疼。

那些难民就像野草一样,死再多也不足为惜。

真正让万鹏开始恐慌的是,站在泛亚大楼上的他,能够清楚的看见,当那冲击波扩散至巨壁南门的时候,南门那片区域,整个地表都往下塌陷了数米。

高耸巍峨的巨壁,一个角已经陷了下去,在滚滚尘埃中,缓缓向外倒塌……

整个平安街的南部,都化作了地狱。

同一时间,数百米深的地下,站在坦克的炮塔上,叶戈尔狂笑着。

脸上的疤痕和皱纹搅在了一起,狰狞地抖动着,凸显着他的兴奋。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

顺着地铁道口呼啸而来的狂风吹在他的脸上,即使是隔上了数公里远,依旧能感受到那空气中的灼烫。

“将军,地铁内的辐射指数正在升高!”从旁边的坦克探出了头来,斯米诺夫迎着呼啸的狂风,向叶戈尔吼道,“您还是赶快回坦克里吧!”

说真的,他还真有些怕自己指挥官的脑袋被辐射给烧坏了。

虽然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注射了纳米血清,这种程度的辐射根本算不了什么。

“哈哈,来得好!”

“1连的坦克都给我听着!”丝毫没有在意攀升的辐射值,叶戈尔的拳头猛地捶在了炮塔上,迎着狂风,对耳麦大吼道,“泛亚合作的遗产就在前面!把油门给我踩到最大!准备冲!”

说完,叶戈尔坐回了坦克中,盖上了顶盖。

履带的辘辘声响起,在他的带领下,十数辆刻着苏维埃徽章的坦克,顺着地铁线路向前冲去。

只是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在那黑暗的深处,未知的凶险正在蠢蠢欲动……(未完待续。)

贵港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男科好
金华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Tags:
友情链接
杭州物联网